Emily老師「快樂芬多精」節目-2020/7/18-以愛為名

觀看完整節目請至Emily老師的快樂芬多精Youtube頻道

有沒有想過,如果沒有這段婚姻、沒有這段關係,你的人生有沒有可能會變得更好,你現在會在哪裡呢?

我們這輩子不見得能夠遇到最完美的另外一半,很有可能我們會透過婚姻、透過兩個人的關係互相成長,但是也有可能在這一輩子當中,你會因為他耽擱了更長更久的時間、更多的原地打轉,更多的自我的停止。

我們可能會仿照別人的人生,仿照每一個不同階段去做在那個階段應該要盡的責任、義務、成家立業,結婚生孩子,在經歷每一個過程、完成每一項任務之後,也許我們可能會有一個感慨或者是有一種心情-如果我沒有走這一遭,現在的我會在哪裡?

在體驗所有生活的經歷之後,我們可能會想,如果當初我們沒有跨進婚姻、沒有跨進這段關係、沒有孩子的自己,那個時期我會想些什麼?

那個時候的我還有理想、抱負,我對世界還有許多美好的期待,但是可能經歷的這一切,我們想的、做的、說的可能都是眼前一畝三分地的事情、每天在生活兩公里之內發生所有細微的、日常的小事情,很多的朋友可能會從書籍裡面看見不同的分享,這些分享可能會告訴我們要珍惜日常的幸福、要珍惜柴米油鹽簡單的快樂。

其實簡單的快樂要有,日常的柴米油鹽的幸福也要有,但是在一畝三分地以外的1公里或者是100公里或是3年後、5年後的期待也要有。

在我們這個人身上要有許多對於短程、中程、長程同時的想像、同步的思考、同步的picture圖像它的能力,我們不可能100%所有的事情都停留在眼前每天發生的所有的一切,你也會覺得這樣的人生是很無趣的,我們不只是會覺得人生無趣,每一天我們所經歷這些日常的小事,也會讓我們的心理距離、大腦距離沒有辦法拉到太遠的地方,我們就會不敢想像美好的事情也不敢想像生活的改變,很有可能我們也會覺得,自己已經不需要有太多的轉化轉變。

我們的孩子會長大,我們周圍的人會成長,當他們開始去經歷一些人生變動的時候,你反而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變動,你會覺得太恐怖了、太可怕了,我的生活這麼安穩,你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起伏,這些起伏一定是不好的,一定是不對的。

所以當我們安穩的日子過久了,我們就不容許別人有一種比較變化的人生,甚至不容許你的孩子有不一樣的改變,所以要記得在我們所有的思考裡面,不能只有每一天發生的這些事情,不能只有簡單的快樂就好,幾個月後、3年後甚至10年後對自己的想像也是很重要的。

這些事情如果可以同步思考、同步去感受我們對別人的變化、對周圍一切的轉變,我們就比較能夠開放一點,接受度也會比較大一點,如果我們只守住眼前的生活,我們就沒有辦法接受別人有更大的成長、更大的飛躍、更大的突破。

所以當別人有這些成長、飛躍或突破的時候,我們就會想辦法阻止他們、削弱他們或者是打壓他們,所以不管這段關係有多麼緊密,有可能他是你最疼愛的孩子,也很有可能是你曾經最愛的另外一半或是你的父母親,他反而不容許你有更好的發展,所以在所有的親密關係當中,我們會有好多心情的糾結,很有可能與你親近的那個人、你最愛的那個人,在你生命當中為你帶來最多的麻煩、最多的刹車、最多的阻攔,也是讓你最糾結的那個人。

如果我們沒有辦法理解周圍這些愛我們的人,他們的心情以及他們這一輩子經歷的所有一切,我們就會有很多過不去的地方,沒有辦法去處理你與他之間的糾結,有時候是父母親與你的關係,有時候是你愛的人與你的關係,有時候甚至是你自己與自己的關係。

有很多時候你已經忘記自己真的喜歡什麼、想吃什麼、想做什麼,我們大部分的時間可能都以一個人為主,那個人主導了你所有一切的好惡,久而久之,你會發現你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存在,甚至你只是一個複製的他而已。

有沒有一種可能,當你自己很想要去做或是去擁有某一件事情的時候,你就會想:「我值得擁有這麼好的事情嗎?」,有時候你想買個東西、你想出去玩,你會不會很有一種顧慮:「我的爸爸媽媽都沒有出去玩,他們沒有這樣的享受,我怎麼可以有這樣的享受?」你會覺得當周圍的人都沒有這樣去過日子的時候,你也就不允許自己過好一點的日子;當你周圍的人都沒有得到一種好的對待,你就告訴自己,我也不值得擁有這樣好的對待。

所以當你的另外一半或是你的家人堅持過非常樸實和節儉的生活的時候,當你偶爾想要放縱一下,你就會充滿罪惡感,很多時候我們不太按照自己真心想要的方式去過日子,其實只要調節有度,人生也不會出什麼樣的大事情,只要有放有收,其實一切都會得到非常好的平衡,可是我們經常不敢放、或是有時候又收太緊,很有可能是因為在我們周圍的人,也都是這個樣子的。

有沒有一種親密關係、親近的關係,他可能是因為愛你或是非常依賴你,所以就希望你能夠供給他所有一切的安全感,或者是供給他所有一切想要得到的東西。他每天唯一做的事,就是每一天都花一點力氣讓你充滿對於他的罪惡感,把你的罪惡感充飽、充足,他讓你覺得很guilty、讓你覺得自己對不起他,於是你就會對他更好、對他做更多的事情來彌補他。

其實在我們的生活裡也會出現一種父親或者是母親,他總是讓我們充滿罪惡感,讓我們覺得其實自己做得還不夠好、做得還不夠多,別人都比你做的更大一點、更fun一點、錢更多一點、更貼心一點。

不管你怎麼努力,你似乎總是不是讓他們滿意的那一個,你有沒有發現,每一次你都沒有讓他們太開心、太滿意,但是每一次只要身邊出現問題,他都會去找你求救,他從來沒有說過:「謝謝」,但是每一次出狀況,都是你幫忙善後、都是你解決問題、都是你掏錢、都是你去面對必須該收拾的一切,但是你從來沒有得過一句感謝,他會認為這是你應該做的、而且你做得還不夠好,有時候你會覺得很不值得、你的心情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你會感覺很受傷、你會覺得你這麼愛你的家人、這麼愛你身邊的人,但是你得到的回饋卻是這樣的,每一次只要有狀況,他們第一個就是找你。

有時候我們遇到這樣的情形,可能就會覺得,我這一生、這一輩子是不是都在花很大的力氣想辦法去證明、去贏得父母親的一句感謝,我就是要做、我就是要努力付出、我要投入更多的金錢、我要把我的一生都投入進去,只要能從父母親的口中得到對我們的一句讚美就好。

當這樣的狀況持續出現,代表你已經掉進「黑洞」之中了,你覺得唯有被讚美、被認同才是唯一的養分,其實你被「勒索」了,很多時候我們身邊親密的人、親近的人,他們從我們身上取得資源的速度是快的,他只要透過創造罪惡感、創造出讓你覺得愧疚的感覺,他就能夠快速取得你的資源、他就不會放棄這樣的模式,他會一而再、再而三不斷強化這個模式,所以不管你再怎麼證明這件事情,只會惡性循環,越來越糟糕。

如果你感受到這一切好像重複、永不停止的迴圈,你有沒有想過,這種餵養、這種餵不飽的狀況,可能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停止這樣的餵養、停止這樣的餵飽,因為他們是餵不飽的,你要保持距離,你要step outside,你只要遠遠的去關心他們、遠遠的去愛她們,練習用一種遠遠的心情去愛著你身邊這些很難愛的人。

有很多我們很親近、很親密的人其實很難愛的,很難愛不是不愛、也不是放棄,而是我們要學會如何去愛這些很難愛的人,當我們能遠遠保持距離、只提供不需求,只要離他夠遠,他能夠觸及到你生活裡面的一切就會變得很有限了。

當我們身邊的人實在讓我們無法招架的時候,我們要花一點時間去思考,我們到底要在這個人身上學會什麼功課、我上輩子到底有什麼樣的業力,為什麼我會遇到這樣的一個人?與其花這麼多的時間想,倒不如去思考這個人到底要帶我到哪裡、我遇到這個人是為了把我帶到什麼地方。

我們有很多時候一直搞不懂,我又不是一個壞人,我明明是一個很好的人,為什麼我會遇到這樣的婚姻,遇到這樣的關係,我到底要在這個人身上學會什麼樣的功課,我到底上輩子欠了他什麼?

或許你會用一種「還債」的心情,或是好像你一定要必須經歷這樣的困難才能夠成為一個很好的人,持續催眠自己、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合理的、都是應該的,然後我就必須要做完這一切,我才能夠好過、我這輩子才會走上一條好的路。

我們身邊出現的每一個人,也許我們不需要花這麼大力氣去想我要如何去解決這些問題、我要如何去承擔、承受這些東西,也許我們應該要想一想,每一個人每一個事情在我們身邊會出現,都有它合理的原因跟理由,但是它的定義與定位並不是要與我們的人生結合在一起,它可能最重要的意義就是一道「任意門」,我們經常必須要在「任意門」的關卡中去想透它、經歷它。

在我們擁有一段關係之後,這段關係要把我帶到哪裡去?經過這道「任意門」之後,我會去到哪裡?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可能會遇到很糾結的另外一半,我們可能這輩子都在善後、都在收拾他所造成的殘局、出現的意外,你可能會永遠解決不完、應接不暇,記得去思考一件事情,如果這段關係、這個人是一道「任意門」,透過這個人、這段關係,要把我帶到哪裡去?

你有沒有想過,當你遇到一個像這樣的另一半,通常這樣的另一半都很天真、都不是壞人,但是他對人生充滿了許多好奇與想像,他有許多冒險的精神,但是也有可能因為你一直不認同他,這種天真無邪的人都會吸引到保守嚴謹的人,尤其是家裡排行老大、最習慣負責任的另一半,有可能你越需要有肩膀的另一半,你的另一半就越沒有肩膀。

很有可能你從小到大都非常善於解決問題,非常善於去收拾、甚至能夠四兩撥千斤,所有事情在你身上、到你手中總是可以很快速被解決,而你遇到的另外一半,有可能就特別不會解決問題,甚至還很會創造問題。

很有可能你們的婚姻、你們的關係在前半輩子都在一個狀況之下:你非常不認同他,而他也為了要在你面前證明自己是一個好的人、是一個對的人,所以他從來不放棄任何一個好奇的冒險跟想像。

從年輕到現在,他可能會不斷嘗試各種不同的生意、換不同的工作、不同的興趣,每一次的開始都興致高昂,但是到最後都不了了之,所以你會再也受不了他了,你會覺得自己怎麼會嫁、怎麼會遇到一個這麼糟糕、這麼沒有肩膀、沒有耐心、沒有持續力的人,你會發現所有家庭開銷支出的成本都是你在承擔,你會覺得非常疲憊。

其實一段關係會維持這麼久,有時候不只是為了孩子,你有沒有想過,很有可能是因為其實你還愛著對方,其實你很愛他的天真無邪,所以自己也會很糾結,對於這段關係,到底是該放下還是該放棄?

其實如果你問我,我會告訴你,這段關係不是放下也不是放棄,你應該做的就是放過他也放過你自己,其實當你放過他的時候,你反而會讓他自己想做任何一個改變的時候,你就會說:「好,只要你自己想清楚就好了。」,也就是把自己隔離在外,因為越是這樣,你的天真無邪的另外一半就會越謹慎,當你放過他的時候,他反而變成一個嚴謹的人,他反而會變得小心翼翼。

在過程當中很有可能我們自己會有很多的不放心或者是害怕,擔心對方萬一又惹出什麼麻煩事,其實這樣的支持是好的,因為就算你不支持,他也一樣會惹事,但是如果你支持他,他可能還會嚴謹一點,所以其實你支持與不支持都沒有那麼關鍵、也沒有那麼重要。如果你用一種好心情與天真無邪的另外一半好好相處,你會發現你的家庭、你的生活、你的所有關係當中最甜、最美、最好的樣子就會跑出來、就會浮現出來。

我們身邊的另外一半有時候呈現出來的不是財富、也不是社會成就,他就是一種天真的態度,他很甜、很美,帶給你很多很好的心情,但是他也許沒有辦法帶給你太多的安全感,你有沒有想過其實他這輩子就是來討你開心,逗你開心的呢?

我們想要的所有一切,不可能都在同一個人的身上被發生、被滿足。
所以為什麼我們要放過一個人?因為我們需要的幽默、需要的成就、需要的愛、需要的關懷,需要這個人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給我們的安全、穩定感是沒有辦法在同一個人身上全部呈現出來的。

我們如果希望在一個人身上同時取得他最好的性格,然後他又最愛我們,同時還有幽默、還帶給我們安全感,他的工作又有不錯的發展、人際關係又好,大家都喜歡他、鄰居都仰賴他、家人也都非常需要他、孩子也都很愛他,然後你每天看到他都有很好的心情…其實這樣的一個完美對象是不存在的,所以我們會經常告訴自己,「人不是完美的」,人本來就不是完美的人,有好多不同的面向同時存在,我們愛上一個人不是愛上他的全部,而是愛上他某一個地方,而那個地方涵蓋了、說服了能夠讓所有你沒有辦法接受的一切,全部都可以接受的地方。

其實有時候我們要調整一種心情,就是所有我們想要得到的一切,不應該從同一個人的身上去取得全部。如果我們把所有賭注都壓在一個人身上,你再怎麼樣尋尋覓覓,你都很難找得到,真的符合你要求的人。

其實在這個人身上,只要我們有一、二個我們很愛的地方就好,對於其他我們不是那麼愛的的地方,我們要試著放下,我們要練習從別的地方找。很多時候我們沒有辦法接受不太完美的另外一半,那是因為你自己都沒有辦法找到足夠的管道、來源去發展自己的樂趣、發展自己其他幽默的地方。

假設有10個項目,是我們希望在人生當中同時存在的,你可能只能把2個放在你最親近的人身上,剩下的1個或其他9個,你必須要自己找,你必須要有很好的朋友、你必須要有其他的管道。

比如當我們今天想要換個髮型,你就有一個非常好的美容院可以去,你今天想要偷著樂的時候、去做spa或是你想要自己逛街的時候,你有自由自在足夠的時間與空間,也就是我們必須要有自己找樂子的能力,你要擁有找到這些樂子的能力,而且有能力找到這些樂子,我們自然就不會把所有的賭注都壓在同一個人身上,因為這樣對那個人其實也是相當不公平的。

從小到大父母親對於我們的教養,我們期待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不是為了去符合另外一個人所有人生的需求,成為另外一半人生的最佳配備,這不是我們活著的目的,我們活著是為了要讓自己發展得更好、做得更好,能夠讓真正的自己順利長出來。如果你的另外一半把所有賭注都壓在你身上,你也有權利去拒絕,也許他對於你所有的一切都相當不滿意,他總是不快樂、總是不認同你,你也不要太擔心,你過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久而久之,他也會去找屬於他自己的樂子。

很多時候不快樂的人看所有的人都不會有好心情,但是當他自己懂得去找快樂的所有一切的時候,他在你身上就能夠鬆綁了,他就能夠放過你了。無論是我們對待別人,或是我們自己被對待,都要同時擁有這樣的想法。

當我們對於所有周圍的一切都相當不滿意的時候,其實不是因為那些人讓我們如何不滿意、如何不快樂,而是你自己的人生一定不快樂、一定沒有太開心,你一定沒有做到很多自己想做到的事情,你要知道,這些人沒有讓你快樂、他也不需要讓你快樂,他們沒有這些權利、義務,你必須要有自己的權利與義務讓自己快樂起來,所以這些樂子不應該由其他人提供給你,你要懂得自己去把它找出來。

當我們不好的時候,我們也不願意讓周圍的人好起來,所以當我們自己不太好的時候,當我們看道周圍的人很開心,我們就會想辦法讓他不開心。

很多時候我們也會有一種很奇怪的情結,就是其實當一個孩子發展得越好,很多父親或母親就會開始阻攔、開始打壓,甚至讓他沒有辦法太好。我們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大部分的父母親都會樂見自己的孩子有更好的發展,但是其實也有一種父母,因為他們的人生不見得快樂、不見得開心,所以會特別用力去控制別人的快樂與開心,但是因為不是每一個人的開心快樂都能夠被他控制,最能夠被控制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所以很多時候這樣的父母親就會在親子關係當中去施展自己對孩子的控制。

這種心情的糾結,就是他沒有辦法接受孩子的生命比自己更有「亮點」,當孩子的生命出現許多「亮點」的時候,他就會一個一個把亮點給消滅,想辦法讓他的孩子轉彎、甚至幫他踩刹車,用一種「以愛為名」的方式去阻攔、阻斷所有事情。

「以愛為名」的一切,看起來好像非常合理,但是其實是因為父母親心中有太多糾結,這種糾結就是他用「以愛為名」的方式,讓孩子在成長的過程當中可以得到父母親舒服的陪伴,但是孩子最後有沒有成就、有沒有得到孩子自己想要得到的極致,反而覺得無所謂,這樣的父母會想要讓孩子知道-「你的發展,你的好與不好都在我的手中」,如果孩子生命當中有太多太過度的亮點,這樣的父母就會讓他們的亮點稍微消滅一點,他們會讓孩子懂得什麼叫做「分寸」,什麼叫做「得意忘形」。

我們有時候會覺得非常奇怪,我們得不到鼓勵,反而得到一種打壓。其實你不用感覺太受傷,因為可能受傷的情形是來自我們最親近的人,你感受到的可能是傷害,可是大部分我們可能要花更大的力氣去看母親或父親的生命,他們的生活到底出現了什麼樣的問題,記得不用去幫他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只要能夠理解他們為什麼選擇這麼做就可以了。

「保持距離」是很重要的因應之道,但是如果你現在還沒有辦法脫離家庭,還在被照顧的範圍之內,你就靜心的等待,因為其實持續的成長,只要級距拉大了,只要你與母親的成就、父親的成就之間的級距拉得越來越大,他們能夠琢磨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少,你也不用有太多過多的擔心。

我們這輩子到底應該怎麼樣去對待別人?

記得不要花太大的力氣,只要保持友善、真誠就好,大部分的時間還是保持距離會更好一點,怎麼樣可以讓自己好起來,回想一下,這輩子當中哪一個年紀是你最快樂的時期?

如果你最快樂的時刻是18歲,那就回到18歲的樣子、18歲的穿著、18歲的心情、18歲的你最想要做的事情,你回到你的18歲,用18歲的心去過好70.80歲的日子,你就會快樂起來、你就會好起來。

找到自己最愛的、最好的樣子,找出你覺得自己最美的樣子,這個樣子出現在什麼樣的年紀?用那個樣子過好你的一輩子,不管周圍的環境如何變化、心情如何變化、年紀如何增長,你都用18歲、都用20歲、都用你最滿意的30歲去過每一天,這輩子時間非常短,要把自己安排好,一定要記得對自己很好,你要非常的愛你自己,你要讓自己都忍不住愛上你自己,這樣才行喔。

Emily老師「快樂芬多精」廣播節目同名專欄 下週待續…

👉👉👉前往Emily老師的快樂芬多精Youtube頻道收看完整節目內容  

掌握Emily老師最新訊息

 認識Emily老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