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老師「快樂芬多精」節目-2020/9/26-離開憂鬱的習慣

觀看完整節目請至Emily老師的快樂芬多精Youtube頻道

有一天我們對於所有身邊的一切開始感到厭煩、疲憊,對於自己能力可以解決或貢獻的一切也不再感興趣,但是你每天周而復始,要花很大的精神不斷的去應付他們,可能這件事情對你而言是很簡單的,但是你要花很大的注意力告訴自己,你必須要讓別人感受到你是正常的,也是開心的,甚至是熱情的。

有沒有可能,突然之間,早上一起床就感覺到相當厭世,你覺得生命中帶給你所有一切的快樂都不會再感覺到快樂,所有一切有意義、有價值的事,你都再也感覺不到這些事情的重量,突然間你覺得,雖然所有一切都還在,但是你開始慢慢的失去對所有事情的感覺,你相當疲憊甚至不想起床,你不知道換衣服、刷牙對你有什麼意義,你也不覺得讓自己一整天看起來光鮮亮麗,非常活躍有活力,能夠帶給別人美好感受的這件事情有多麼重要。

當我們選擇生活當中所有的感覺漸漸消失、所有的一切對於你好像漸漸變得沒有意義的時候,有可能在季節轉換的時候在我們的身體裡正在進行一場「休眠」的動作,這種「休眠」很有可能就是我們經常會提到的「高功能憂鬱症」,「高功能憂鬱症」經常出現在許多自我要求完美的成功人士身上。

在生活當中的這些人都是相當活躍、相當積極樂觀,甚至他們在社會當中的成就都足以成為許多人的模範或是追隨的對象,「高功能憂鬱症」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樣的人身上呢?

因為在他們身上,他們必須要經常「扮演」一種大家希望、喜歡的角色,雖然他們自己也喜歡這樣的角色,但是因為這種扮演,和事實、真實的他沒有辦法立刻劃上等號,生活當中他也可能不完全是百分之百這樣的他,只是因為在工作或是各方面的需求,讓這個偶像包袱或是面向視角,能帶給更多人歡樂或是激勵作用。

於是他就為了自己必須要維持這樣的一個形象,打了很多的嗎啡。

他們可能會告訴自己必須要健身、必須要表現出自己相當樂觀、對所有未來一切的掌握度程度必須超過百分之百,甚至要讓自己在穿著或是身上的裝飾、自己的神情,自己亮相登場的每一個畫面,他都要掌握得相當相當的精準。

當我們開始意識到生活當中,我們有很大比例的時間必須開始演戲、必須開始扮演一個不太是自己的角色的時候,「高功能憂鬱症」就特別容易找上我們。

當「高功能憂鬱症」找上我們的時候,一開始我們沒有太大感覺,我們只會覺得周而復始的事情,雖然帶給我們很大的榮耀感,也讓別人產生羡慕的心情,可是別人沒有辦法去理解我們也會有一種心情,對於我們而言所有一切也可以在一瞬間都變得沒有意義。

別人經常會感受到你可以全部都要、也可以全部都不要,他們會覺得你很奇怪,有時候你也會覺得自己很奇怪,好像彷彿對於事情的追求度很高,但是突然之間好像也可以放棄所有的一切。

當這種極端的兩個面相在我們這個人身上,每一天都幾乎都會出現的時候,我們就要非常的小心「高功能憂鬱症」可能已經在我們身體裡開始產生極大的「休眠作用」。

「休眠作用」會左右我們身體什麼樣的行為或是如何影響我們身心的發展方向呢?

我們要先認識可能會影響我們的徵兆或是行為,在分享徵兆與行為之前,我們要先去感受一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讓我們會變成這個樣子?

首先我們必須要能夠理解,我們要能真實面對與誠實地去看,真實的自己、期待的自己與自己製造出來的自己,這三者到底相差多遠?過程當中如何去調適自己接受?

我們的原生家庭與我們想要的、期待的自己,未來的自己,這三者到底相距多遠?

我們願不願意把我們的原生家庭介紹分享給所有的人?我們願意不願意把我們的未來、我們手上的一切也分享給我們的原生家庭或是給我們原來世界裡的那群人?

如果你發現,你身處在兩個平行世界、平行人生當中或是三個平行人生當中,那麼你就要非常非常小心,你不是不能擁有好幾個平行人生,而是你必須要在這些平行人生的每一個秩序當中練習「放下」。

放下什麼呢?

我們這一條平行人生的角色不一定要獲得另外一條平行人生中角色的認同;另外一條平行人生的人對於你的不諒解,不要帶到另外一個平行的人生當中。

當我們能夠去理解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們就比較能夠去調適,而不是把三條線或者兩條線,兩個世界所有一切的問題混在一起。

「高功能憂鬱症」有一個最大的、好發的關鍵,就是我們對於處理周圍人事物的疲憊感,這種疲憊感其實大於我們工作帶來的壓力,這些所有一切我們必須要善後的、對於人的勞累、心寒,會帶給我們很重要的一個管道,讓我們啟動身體的「休眠狀態」。

任何人都絕對可以在自己的人生當中創造自己想要的面向、想要的角色與全新的一切。

一定要記得,任何一個我們自己想要追求的、想要創造的,都不見得要去贏得過去人們的認同,我們不一定要把兩條線的人生、二個世界的人全部混在一起,不要期待過去可以認同現在、未來可以接受現在、現在可以改變過去、現在又可以帶給未來….

也許我們就是告訴自己,某一條線的自己永遠沒有辦法有其他人的參與,某一條平行線的自己永遠就是爸爸媽媽眼中的某某某而已…,當我們可以接受各自過好自己的生活就好的時候,我們的每一條線,都會發展得很好喔。

有時候讓我們感覺到最疲憊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心裡很清楚,每天都要去演一個自己,每天都要去演一個「不是自己的自己」,但是那個「不是自己的自己」,偏偏又為你帶來所有你想要得到的一切,你如何能放下那個討厭的自己?你如何能夠不演他?當你開始想這些事情的時候,你的人生已經開始起了一個很大的轉變,你就要開始在這兩條線當中不是二擇一而已,而是要讓自己開始往下一個不同的階段發展了。

「高功能憂鬱症」聽起來是一個相當時髦的心理狀態,如果我們出現這些狀況的時候,千萬千萬自己要特別注意,千萬不要覺得自己會帶給任何人什麼樣的困擾,很多時候是我們的心理已經生病了,我們卻覺得我們的生理上還能夠撐得住。

當你開始感覺到自己不想見人的時候,當你聽到電鈴聲的第一個反應不是去開門而是躲在桌子底下覺得很害怕的時候;當你聽到電話鈴響的時候你會不想接、當你看到手機顯示來電的時候,你感受到的不是要去接電話或是打開訊息,甚至你感覺到很大的壓力,你所有心情、所有的情緒感覺全部都處在一個很糟糕的狀態;在平常的社交生活當中,你再也不敢去應酬、不想去應酬,因為你不想見到太多的人,在人多的場合會讓你感到相當焦慮;你開始拒絕許多社交的邀約,過去你經常參加Party、聚會、打球或是運動,甚至一些快樂的吃飯聚餐,你都不願意去參加了,也許你會告訴自己,要去應付這些人是很累的一件事,但是其實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你在這些人面前,對於自己扮演的角色已經感覺到很疲憊了,這才是真正的關鍵原因。

我們要想一想我們都在這群人面前扮演什麼樣的自己呢?
我們都在這些事情面前讓自己呈現出什麼樣的樣貌呢?
那個自己那個樣貌是不是你自己喜歡的?

很多時候我們很難去分辨自己喜歡還是不喜歡,因為我們肯定是喜歡的,所以長久以來我們才會去扮演這個角色,因為這個角色也為你帶來了不少好處,但是有一天我們真的會覺得累,是因為這個角色與我們的真實生活接軌的密合度太低,我們才會真的覺得累,覺得自己必須很刻意,才能去做到這件事情。

我們有時候會把自己某一種特別的面向擴大、擴大再擴大,但是這個擴大並不是你的全部,只是你的一小部分而已。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記得讓真實的你多跑出來一點,讓真實的、好看的、好玩的你多跑出來一點,你的心情或是你在別人面前就會更自在一點。如我們不去形塑、塑造身邊的環境,身邊的環境就會來形塑我們。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你不去把環境給創造出來,這個環境就會創造,就會把你這個人捏造出來。

就像我們在海底潛水一樣,你不去施展出自己的空間,海水就會佔據你的空間;你不去伸展自己的雙手、雙腳,你的身體所佔據的空間裡,海水很快就會灌進來、很快就會來佔據你的空間,所以「你不去形塑環境,環境就會形塑你」。

所以試著在最適當的時間適度的、默默的去釋放自己真實的樣子,你不用去假裝做一個,不認識的、陌生的,自己都不熟悉的自己,我相信你一定會把自己最大的優點放到最大,有很多時候當我們真實的比例越高,我們自在的程度就會越高。

當你開始害怕見人或者是你開始拒絕社交的邀約,甚至你覺得自己身體的免疫系統開始變得不夠平衡、覺得不舒服的時候,我們整個人的協調度與身心狀態有可能的確是不太好的,外表看起來沒有毛病,但是當有人勸你去練瑜伽、去運動,去做些讓自己可以快樂起來的事,你都會嗤之以鼻,因為你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沒有辦法讓你真正快樂起來。

真正的自己是什麼?

真正的自己就是,如果你是一個哈哈大笑的人,你就偶爾哈哈大笑;如果你是一個做任何事情,都會緊張到冒手汗甚至放屁的人,那你就偶爾放個小屁屁,無傷大雅,讓真實的自己偶爾跑出來也不是一件壞事,它也會帶給身邊的人一些驚喜。

就像我們平常談戀愛一樣,在熱戀期總是維持最完美的形象,但是當你發現有一天你不再在乎沙發上面有沒有亂放東西、也不太在乎自己的頭髮有沒有洗、有沒有刷牙的時候,那就表示你已經開始做真正的自己了,這樣也挺好的不是嗎?

如果我們一直維持在熱戀期,在工作事業、熱戀維持完美的面具一輩子,不得到「高功能的憂鬱症」都很難,這種完美會帶給你一種非常非常大的壓力,但「完美的面具」已經很難讓自己拿下來,因為真的太完美了。

當我們長期習慣戴著這個「完美的面具」,我們就很難拿下來了,當我們去買菜、去見任何人我們都習慣要帶上這個面具,就像一個女神,素顏沒有辦法出門見人一樣,有時候就讓自己飛奔出去吧,讓真實自己的比例多跑出來一點點,讓所有疲憊的感覺、扮演另外一個人的感覺少一點;讓真實的自己與你想要的自己可以多結合一點、結合的比例高一點,密合度高一點,讓他們慢慢合而為一。

有些時候,當我們走進一個房間,那些人你都認識但是仿佛又很陌生,你可以與他們熟悉的打招呼、說好每一句話,但是你經常又抽離著彷彿從高空中看著他們,你會覺得自己好像屬於那個空間,好像又不屬於那個空間。

當我們開始有這些感覺的時候要小心,我們自己的身心狀態有可能已經相當疲憊,並且你開始對所有人事物感到抽離,開始感覺到自己並沒有那麼高度的親密的、結合的需要,沒有那麼多價值感存在的時候,記得提醒自己必須要放下部分我們對自己的執著,那個執著有可能是你最討厭的事物、也有可能是你最喜歡的一切、更有可能是這輩子一直都在糾纏你的一切,想想看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你經常感覺到愧疚嗎?你的焦慮是不是經常來自擔心別人對於很多事情的不滿意會波及到你的身上?你很怕別人生氣或是經常會出現一種罪惡感嗎?

在我們的家庭當中,有時候我們是負責維持秩序的人,我們也很有可能是一個很重要的配合者或協調者,於是在我們周圍可能會有一個善於發脾氣、發洩或是比較容易卸責的人,他們會習慣把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到別人身上,一切都是別人的問題,也就是出現「受害者」與「被害者」的情形。

製造罪惡感是最容易的事情,因為只要製造出罪惡感,就會讓一個人瞬間感到枯萎,就像一朵盛開的花,你只要告訴這朵花,不管它開得多麼漂亮、花香多麼美麗,我們只要不斷對這種話說:「你這樣不應該,你看看你讓別人變成什麼樣子?你怎麼這麼糟?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看他們都是因為你才變成那樣,我都是因為你才怎麼樣,然後要不是你,我就可以做什麼…」

這種「罪惡感」會不斷地讓你去背負一種壓力,為的就是讓你持續不斷地付出、持續不斷讓你知道他還需要你,你會發現所有的過程當中,你就會餵不飽對方,當受害者每天不斷的去強化這件事情,有時候我們也會覺得自己已經很盡力了,我也已經幫你完成了你想要做到的事情、我也給你錢了、我也幫你解決善後了很多問題了,你會發現他還是不滿意,他不會讓你覺得他會有滿意的一天的,他並沒有因為這樣而快樂起來而好起來,他會讓你知道自己還是狀況不好的,需要你還是要持續為我付出。

在你身邊如果經常有人去製造你的罪惡感,讓你經常感覺愧疚,那麼「高功能憂鬱症」,也特別特別容易找上像你這樣的人。

這樣的人為什麼要找上你?

因為他知道你特別容易責怪自己、責備自己、特別容易感受到自己的不好,習慣把別人的問題都攬在自己身上。別人的人生遇到一棵樹,你不只是幫他把樹搬開,當你搬不開,你還怪罪自己為什麼沒有力氣幫他搬開?為什麼我搬不動、我為什麽怎麼這麼差勁,連個石頭都沒有辦法搬開?

你會不斷責備自己,你不只是責備自己沒有幫他解決問題,還責備自己沒有能力去完成這件事情,這樣的人總是給你很多功課做,要記得這輩子有很多其他的功課不是來自於他,以後他給的功課你都不要再做了,他給的考卷以後你都不要考了,你不要靠他的考卷,要記得當你很有罪惡感的時候、當你經常感受到愧疚的時候,你要做的不是責備自己,也不是盤點身邊的人,到底是誰給你這些感覺、誰給你這些功課、誰給你這些考卷?

只要記得不要考,不要去接這些功課,因為不玩的人最大。

遠離在我們身邊販賣恐懼給我們的人、販賣威脅給我們的人,這些恐懼與威脅會讓你疲於奔命的去應付這個人想要得到的一切,沒有你,他不會過得不好,他的人生也不會被毀滅,面對所有製造在你身上的罪惡感,你都要記得一件事情:「你不用為他的生命負責」,如果你非常擔心,如果沒有你他該怎麼辦?你要記得,如果沒有你,他就會去找下一個人。

真正愛一個人我們會希望他自由、會希望他很活躍,也會希望他在做每一件事情的時候都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愛一個人絕對不會販賣恐懼、不會製造危險、不會讓這個人憂慮,也不會在這個人身上加注任何的罪惡感。

如果有人這樣對你,他要的不是你的愛,他要的是在你身上去填補他想要得到的一切,製造你的罪惡感、製造你的不好、讓你不喜歡自己,就會讓他更喜歡他自己。

你經常認為自己在浪費時間嗎?

就是當我們在花一些力氣說服某些人去做某件事情的時候,常常突然講到一半,你就覺得自己不想再講了;很多事情當你訂好目標,縝密把計畫完成之後,你突然不想做了,你經常興沖沖的開始一件事,突然之間你的熱情就消退了。你經常會覺得自己在浪費生命,你也懶得再去說服任何人。

當我們出現這樣情緒的時候,我們經常突然之間就會看到一個糟糕的自己,對於自己所有一切都不滿意,會希望要求自己每一次都要做到很極致的表現,但是真正的原因,就是在你心裡面有一個相當沒有自信的自己,與一個在大家眼前看起來對自己掌握度非常高的自己,這兩個自己常常互相打架。

你呈現出來的完美其實經過相當程度的努力,但是別人覺得你一切都是不費力的,所有一切都遊刃有餘、渾然天成、老天爺賞飯吃,可是只有你很清楚背後你付出多少努力,你要經過多少焦慮、你要不斷地與沒有自信的自己、你知道程度還不夠的自己有多少的天人交戰,你要付出多少代價你才會有現在的表現。但是別人可能會覺得一切對你都是如此簡單,很多時候我們並沒有辦法讓別人看到我們在事情的背後努力了什麼,只看到我們眼前好像只要一彈指的功夫,馬上就能夠端出一道道好菜,都不知道這個廚師蹲在路邊、默默努力做了多少。

有時候我們會覺得自己懶得跟別人說這些過程,如果你是一個不喜歡跟別人分享你的努力過程的人,你就要很注意,因為「高功能憂鬱症」很有可能會悄悄找上你,因為你會覺得:「反正大家都不瞭解我,反正大家都不懂我,我在這個世界上是孤獨的,真正的我、背後的我、背後付出代價的我、背後十分百分萬分努力的我,反正大家都不能夠理解,大家都以為我輕而易舉就能夠做到這件事情,所以每一個人都來要求我,每個人都對我予取予求,一下子要我五分鐘就做這個、三分鐘就做那個,殊不知我為了五分鐘、三分鐘,我得付出五小時、三小時。」

當你再也受不了所有人的對你予取予求的時候,你就沒有那麼喜歡這個世界,所以你的「高功能憂鬱症」不是不喜歡你自己,是你不喜歡這個世界。

不喜歡在這個世界如此對待你的人,如果別人真的不懂我們,我們就要想辦法讓別人懂對不對?我們要想辦法讓真實的自己呈現在別人面前,如果別人不想知道,你當然不用透露,但是你愛的人、你身邊的人都必須要讓他們瞭解,你就是這麼的努力。

「高功能憂鬱症」有沒有找上我們呢?我們到底是不是一位成功的人士?對我們的生命對我們的人生到底有沒有交代?記得讓真實的自己多長出來一點、多跑出來一點。

你有沒有給真實的自己最好的配備,如果你自己就是一個什麼樣的車種、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要真的認識你自己,認識你自己之後,你有沒有給他最好的配備?

從現在開始我們要開始給自己最好的配備、讓自己跑得最快,在生命的軌跡上面跑出最精彩的一條線、跑出最精彩的畫面。

Emily老師「快樂芬多精」廣播節目同名專欄 下週待續…

👉👉👉前往Emily老師的快樂芬多精Youtube頻道收看完整節目內容  

掌握Emily老師最新訊息

 認識Emily老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