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老師「快樂芬多精」節目-2020/9/19-大樹與藤蔓

觀看完整節目請至Emily老師的快樂芬多精Youtube頻道

在我們身邊有好多人,每一天都過得很平淡也很平靜,
但是也有一些人過得非常精彩、高潮起伏,每天都會出現精彩的畫面。

這種精彩有兩種,
一種是他想要製造出來的精彩;一種是他真的把自己的生活過得很好。

「製造」出來的精彩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他可能會覺得自己在許多地方都沒有足夠的角色,所以還得為自己寫一些戲來演,有時候根本不關他的事,他就會為自己寫一個戲份,讓自己可以參與,這樣的人會非常關注別人,他會很關心別人的生活裡到底在進行什麼,也會隨便給予評價。

網路上有許多「酸民」,這些酸民每天都會幫自己寫「戲份」,有些事情與自己其實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從一個陌生的角度來看,我們也會很喜歡去參與別人的家務事,讓自己在裡面可以透過評論、透過批判、透過對事情的不認同,透過去挑毛病…等方式,讓我們總是能夠說出其他人在品德與道德上面的瑕疵與問題。

我們會為自己寫「戲份」,通常都是因為我們在生活當中沒有太多舉足輕重的角色,所以我們就會希望在大家都不知道我真實身份的狀況之下,可以去發表一些意見或是想法,讓自己好像擲地有聲、講話有份量,某一些來自於我們的批判,能夠傷害、攻擊到別人,讓自己的力道可以出得去。

如果我們是追求這一類型的精彩,我們可能會製造更多的麻煩、更多的問題,我們都希望大部分的事情可以消停,但是這些風波、這些聲勢的力道,是因為我們希望可以透過參與,透過彰顯、透過更鮮明自己的角色,於是我們就為自己寫了許多沒有必要的劇情去參與別人的人生,這個動作其實會讓事情更亂,也會讓當事者更受傷。

這樣的精彩真的是你要的嗎?這些精彩真的能夠讓你的生活更快樂嗎?
去批判他人,真的就能夠讓我們自己感覺更得意嗎?

一個人如果習慣消弱別人,通常不是因為削弱別人讓自己感到快樂,而是在削弱別人的過程當中,他瞬間覺得自己可以強壯得很快,讓自己變強壯,並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做到的事情,透過直接削弱別人,就會感受到瞬間壯大的快感,這種快感並不是快樂,很多時候當我們得到這種快感之後,就會追求更大的快感,所以你會發現攻擊的力道會一天比一天更強。

人不會因為年紀越大而變得越善良,我們很多時候習慣扮演這樣的角色也習慣用這樣的方式去取得瞬間強大的感覺,因為透過這樣的方式速度很快,只要去批評別人、削弱別人,不到一秒鐘、三秒鐘的時間,我就會覺得自己比對方更厲害,透過言語、行為、動作,瞬間讓自己得到比別人更強的快感,這樣的行為會養大我們的胃口,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花很大的力氣,想盡辦法削弱我們身邊的人,把身邊的人一個個推走、讓他們一個個離開,那麼你的壯大又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你只是坐在家裡,成為一個你世界裡、小星球裡的國王。就像在「小王子」書中,有一個星球的國王,他的王國裡面只有他自己,他非常驕傲、非常自大,他覺得他就是最厲害的國王,這樣的國王是你想要的嗎?在整個你統治的世界當中,已經沒有你的子民、已經沒有人在你旁邊,這真的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水至清則無魚」,如果我們對所有東西都要求到那麼潔淨、那麼完整,那麼高的標準,這樣在你的身邊任何人都不會有生存的空間,如果所有的人在你身邊都沒有生存的空間,還有誰會想留在你身邊呢?

要記得,不管是對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不管我們對於一件事情抱持什麼樣的看法,我們要多給身邊的人一些慷慨,多一點空間,只要他沒有妨礙到任何人,我們何不多給他一點時間、空間,不要急著去評價、評論,也許經歷過一些時間、空間一切就會變得更完整,事情也會變得不一樣,也會變得不是我們眼前、不是我們當下所看到的樣子。

當我們給身邊的人多一點友善、多一點時間、空間的時候,我們得到的不見得是友情或者是具體的回饋或是回報,當我們多給別人一些時間、空間的時候,所有的世界都會是持續轉動的,所有的一切會從不好的一面轉成好的一面,事情也有機會從不好的一面轉到好的一面,所以我們並不是得到一個更好的關係而已,我們會有機會、有時間讓自己眼見美麗的一切,都能再次回到我們的面前。

我們經常會收到很多「邀請」,「邀請」我們去參與某些人的生活、「邀請」我們去參與某些不屬於我們的世界,當我們受到「邀請」的時候,當別人好像很需要我們加入的時候,我們自己也會很開心。

我們對於這些「邀請」要非常小心,因為通常發出「邀請」的人,都是對自己比較沒有自信、沒有把握的,在他的生命當中相對地比較茫然、彷徨,他會覺得你就是他的「救生圈」,在某一個重要的關鍵時刻,你是可以替代他做決定的人,如果我們接受「邀請」開始去莽撞地幫別人做決定,我們就會開始遇到一種依賴或是依存般的黏膩關係。

當這種關係出現的時候,我們會沒有辦法分清楚到底誰才是主人?
主人是「藤蔓」還是「大樹」?

因為「藤蔓」繞著「大樹」就可以得到需要的陽光與養分;「大樹」也非常願意讓「藤蔓」來繞著它,因為會產生互相的安全感與依賴感、也會有一種價值感、存在感、被肯定感與被接受的感覺。但是久而久之,我們會分不清楚「大樹」與「藤蔓」到底誰才是主人。

每一個人都會想當「主人」,「大樹」與「藤蔓」都會想要當主人,因為有的時候「藤蔓」也會覺得自己變強壯了,不是因為「藤蔓」本身變強壯,而是「藤蔓」發現依附著「大樹」,「藤蔓」其實可以做得更好,但是「藤蔓」不會只希望聽「大樹」的話,「藤蔓」也會有想要當主人的一天。

一切事情的崩潰,就在「大樹」與「藤蔓」二者都想當主人的那一刻開始….

這一刻開始,所有的事情都會開始產生很大的化學變化與效應,你會發現人們的眼神、人們的情感、人們的依存關係開始轉變了,你會感覺到很多防備、很多的質疑,原本平常他對於你的話都是非常信任的,你也覺得是他邀請你進入他的生命,怎麼突然之間他開始質疑你、開始懷疑你的動機、開始防備你的企圖、開始隱瞞、開始疏離。當你感受到這些感受的時候,你會覺得這是一切不信任的開始,曾經兩個人是那麼深刻的依戀、依存的關係,但是竟然開始有不信任的懷疑開始出現。

其實不管任何人邀請你進入他的生命,奉勸大家真的不要隨意進入、不要隨意嘗試,當脆弱的人們希望別人來幫他做決定的時候,真的都要非常的小心,有時候你會覺得很冤枉:「明明是你邀請我進來、明明也是你告訴我你需要幫忙,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沒有一個人真的可以取代另一個人的生命,
也不可能有兩個人可以真的成為完整的生命共同體,
所以當我們真的遇到這種情形的時候,我們該怎麼樣去處理好這樣的關係?

首先一定要記得,我們不要把自己當神,
一定要很小心,不要隨便接受別人的「邀請」,不要讓自己為別人做決定。

接下來,如果我們不小心進入「邀請」、也幫別人做了決定,當別人開始怪罪我們、討厭我們甚至覺得這個決定為他帶來一些不好的結果,當他開始覺得你是個罪人的時候,你千萬也不要生氣,你只要默默的退場、趕緊默默的退場,也不需要任何的道別。

「默默退場、不需要任何道別」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很多人會覺得要找對方把帳算清楚,記得不要算帳了,這筆賬算不清楚的,因為每個人的付出都很多,所以當你遇到這種關係生變、化學效應開始生變的時候,趕緊默默退場,不要太在乎,也不要計較所有你的付出。

當我們默默退場之後,可能對方會在很多的場合、很多的空間、在你們共同的朋友、共同的時空當中,對於你沒有太多的好臉色、也不會有太多的好話,然後甚至是用一種很輕蔑的眼神去對待你,這些行為都會對你造成很多的痛苦,你可能就會告訴自己:「算了,我不要了、我不去了!」。

各位朋友,要勇敢的去,不要因為這樣你就覺得:「算了,這群朋友我就不要了、這個事情我不做了…」,你心中會升起放棄的念頭、決裂的念頭、沮喪的念頭,然後甚至會生氣,覺得「為誰辛苦、為誰忙」…。

其實你只是從他生命之中退場,你不用從你自己的生命之中退場,所以你們共同的交集與結合你也根本不需要退場,要越自然、越平常,把自己的心穩定下來,也許會有一些起伏,但是還是要勇敢站出去,在所有共同的時空當中,要抬頭挺胸告訴自己:「我只是從此不再參與你的生活,但是我並沒有愧對任何人,所以我依然可以在這些地方合理的出現、自然的出現」,要勇敢地、持續地在你所有的生活空間當中出現,不要害怕、也不要擔心,不要讓自己平白無故的退場了、放棄了。

經歷過這一切之後,我們是不是不要再幫別人做決定了呢?我們是不是不要再輕易參與別人的生活呢?當我們看到一個人的狀況不好,我們的確會同情他,我們會發現在他生命當中可能有很多惡性的迴圈,我們可以提醒、也可以建議,但是絕對不要「邀請」他進入我們的生活,也不要輕易就進入別人的生活。

一旦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我們也會不小心,感受到「意外」,這種「意外」是什麼?

我們會發現在他惡性循環當中每一件不好的事情,同時也開始循環到了你身上,當我們的生命開始跟他有了深入交集的時候,你也會開始經歷他生命當中的一切,所有循環在他身上的,也會循環到你身上來。於是我們就開始迎接一連串的意外、一連串的想不到、一連串過去我們不喜歡、不想看見的一切,你慢慢都看見了,你慢慢變得跟他越來越像,經歷也跟他越來越像,所有的體會也越來越像,我相信這絕對不是你想要的生活,所以要非常非常小心每一個邀請喔!

我們不可能取代任何人成為他的主人,我們也不可能把自己就這樣交出去了,如果你把自己交出去了,記得趕快讓自己回到原來的生活;如果我們真幫別人做了主人,記得趕快把主導權、決定權交還給他,鼓勵他、支持他,用更多的愛、用更多的關懷、用更多的感性、用更多的理性,開心的退場,不要太過在意我們到底付出了什麼。

Emily老師「快樂芬多精」廣播節目同名專欄 下週待續…

👉👉👉前往Emily老師的快樂芬多精Youtube頻道收看完整節目內容  

掌握Emily老師最新訊息

 認識Emily老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