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老師「快樂芬多精」節目-2022/06/18-煙火氣

誰的生活不是一地雞毛,不是這些瑣碎微不足道的事情佔據了我們生活中的一切,我們可能沒有辦法經常活的非常清醒,也沒有辦法活的好像志向非常遠高,我們好像只能夠處理好眼前這一畝三分地小小的很多事情和碎片。有時候我們沒有辦法從中感受到自己的成長,也沒有辦法感受到生活因爲這樣有任何的改善,但至少我們撫平了周圍每一天日常生活裡每一個人事物的心。

偶爾的脫離正軌,喘口氣
讓不同的環境與身份鬆綁自己

生活中的一地雞毛,有時候我們很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們有這些煩心事,但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有時候一個人的背後,日常正在進行什麼?我們可能沒有辦法全貌的去理解,我們好像只能夠從這個人的人生當中,幾個重點去感受它整體的圖像是什麼,每個人背後真的有一串粽子,甚至五串、六串、百串,這些故事每一天都在佔據着我們的注意力,讓我們必須要去擺平很多人的心思。

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好像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沒有辦法讓我們很舒心,有時候你覺得快樂,爲什麼在旅行中快樂?因爲旅行就是讓你脫離了原來的生活中的人事物,你到了一個新環境,有時候不是那個環境有多吸引你,而是那個環境跟你是沒有任何連接、沒有任何的交集。反正在那個地方就是放鬆的、是自由的、是開心的,喜歡旅行不是一件壞事情,讓我們稍微脫離一下、遠離一下我們的生活。

我一直覺得狡兔要有三窟!一窟就是本來的生活,第二窟就可能是工作事業當中,別人看得見的你,第三窟就是這個工作、事業、你的生活都不知道你在幹什麼的你,那個你就是一個你很想要打造的自己。這個狡兔有三窟,最好的方式就是也有三個住的地方,我有一個朋友,我覺得挺好的,平常他跟父母親住,父母親就知道他工作很忙,經常出差,但是他所謂的這個七天當中,有三天的出差是去到另外一個他住的地方,但是他的爸爸媽媽都覺得他在出差,他就是這邊住三天,那邊住三天,還有一天就是他經常要去忙很多他的事業工作的另外一窟。其實當他再回到他父母家中這一窟的時候,他其實就會很快樂,因爲他知道三天後他又要去別的地方了,這種「轉換」反而讓他有了平衡的能力,讓他在這裏面找到自己的真正的平衡之道。

有時候我們在生活裏面絞盡腦汁要解決所有的大小事,有時候會變得活着活着就活的像里長伯了,也就是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要來找你,因爲你是一個最會解決問題的人,所以問題都會來找你,你這麼善於解決問題,好比你是家族當中最會解決問題的人,那所有的人,缺錢的、缺人的、事情需要幫忙的,所有反正只要能夠聯想到你的地方,就來找你。

有時候稍微脫離一下,當你狡兔有三窟的時候,可能會比較自由,然後真的能夠感受到人生的真滋味,有時候我們的注意力被別人硬拿走的時候,就好比被小孩子、父母親或是周圍很多的小事情,你就會發現沒有了自己,一下子要處理那個、一下子處理這個,所有雞毛蒜皮的事情,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沒有辦法永永遠遠的讓你歲月靜好下去,所以有時候我們會感受到片刻的寧靜,我們就覺得好開心,對不對呢!?

停下腳步,好好呼吸
找回自己真正的力量

我有時候經常發現安親班外面有很多爸爸媽媽在那邊等着,而安親班裏面有老師們照顧,所以爸媽其實就在外面做自己的事情,我發現父母親的那個表情跟感覺,真的就是線條非常舒緩,整體人看起來是非常放鬆的,我們有時候會覺得父母親很關注小孩,可是那一刻,我發現其實沒有人在看小孩在裏面進行的所有一切,他們非常非常專心的去享受片刻的,可能三個小時或兩個小時屬於他們自己的時光。

所以大家也有一地雞毛嗎?這些一地雞毛的事情,有沒有可能很多時候都是路人甲或是路人乙突然竄到你的生活裏面來,好比有一天你穿的很漂亮回到你家,鄰居就一直問你,你到底結婚了沒?你生幾個小孩?爲什麼這麼久你都還不結婚?你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不知道爲什麼從一件衣服到回到家中的這個短短一分鐘路程,你要被鄰居這樣的評價。

我有一個朋友很有趣,他說他最怕什麼時間呢?就是倒垃圾的時間,因爲雙北垃圾不落地嘛,倒垃圾的時間就得見到鄰居,而且不是垃圾車來的時候大家才下去,是大家一起在那邊等垃圾車,其實不是只有雙北,因爲我們小時候也是這樣,都是要等垃圾車的,那段時間是非常非常的尷尬,因爲鄰居會開始聊天,因爲垃圾擺在那邊,沒事大家就開始關注你的功課怎麼樣?你的小孩怎麼都沒有回來看你呀?好久不見,你是不是胖了十公斤?我那天看到你跟誰誰誰在一起,那是不是你男朋友啊?他比你老20歲耶…..就這麼多,這麼多事情,所以我這個朋友就很怕倒垃圾的時間,結果我自己也很怕,就是你沒有辦法招架這麼多這種很Social的事情,或者是說很問候式的交際,很多時候我們會很認真的回答,但是對別人而言,也不過就是生命中某一段談話而已。

不管這些瑣碎的所有一切日常充斥着你的生活,也許你會覺得很煩心,也許你會覺得很討厭,但是當我們有了移動或者是行動的能力時,我覺得不是擺脫,而是更能夠接受眼前所有瑣碎的一切,也許我們覺得生命裏是一地的雞毛,平凡的可以,但其實它也充滿了煙火氣,這種煙火氣才有過人的感覺,才有一種做人的感覺,這就是我們的生命,這就是我們的日常,我們的生活。

我們很難想像一個在事業上叱吒風雲的人,可能要回家急着換燈泡,可能家裏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必須要靠它來解決,我們也很難想像一個在會議桌上非常俐落、非常果斷的人,回到家裡會爲了鞋子擺哪裏或者是一個醫院裏面報道跟求診的事情而抓狂慌亂,這都是發生在我們周圍很多很多人背後的故事,其實人的一生永遠在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當中,去照顧好我們身邊人事物的每一顆核心、每一個心靈以及安撫所有這些背後的心情,如果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感覺失去了自己,也許我們可以停下腳步,讓自己到一個不一樣的地方,那個地方除了自己之外,再也沒有別人,我們靜下心來,好好呼吸,你會重新找回你的力量。

「闖入者」享受角色的快樂
穿越、翻攪,無須承擔任何責任

其實路人甲、乙會想要關注我們的生活,或者是我們生活當中,會有很多的闖入者,它可能是鄰居或者是你周圍可能是你的兄弟姐妹,我們有時候就是會有一些人不自覺的穿越我們的邊界,然後就進入我們的國度,彷彿就在我們的世界裏頭翻攪一翻,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就是喜歡在別人的生命中找自己的角色,很想要找到一個具體而鮮明的角色,我們就會感覺自己好像是存在着,所以有時候在家族裏面,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彼此想要有彼此的角色,好比你買一部車,姐姐就有意見,姐姐爲什麼要有意見,因為姐姐希望有自己的角色,好比你買一個房子,小學同學有意見,表示什麼呢?他也想要有自己的角色在裏面,她可能是希望你通過他買或者是他覺得你根本不需要買,評估了你這輩子,他告訴你你就是一個不適合買房子的人,其實很多人會希望在我們的生命中去取得他的角色,不是因爲他生命多無聊或是多無趣,而是在別人生命中,這些角色比較不用負責任,也不需要去承擔任何的來龍去脈或者是前因後果,可能也因爲這個樣子,所以角色本身其實是一種很美好的享受,就好像角色扮演一樣,我們在某一些遊戲軟體當中,我們只是怎麼樣去盡情的過好這個角色,不用真的負擔責任。

在疫情當中,有一個遊戲軟體真的蠻有趣的,就是你選一個角色,然後進去這個遊戲當中,你可以在裏面過完一輩子,你會有成長的歷程,比如說你會要讀幼稚園,也會有考試,一直到你國中畢業、高中畢業考大學,你可以考上哈佛,有很多管道,然後你要娶妻生子,你也老,然後你怎麼樣去安養院?怎麼照顧自己的老後生活?你會在遊戲當中,經歷人生中所有你必須經歷的一切,結果在裏面經歷了一切之後,出來發現才過了三個小時而已,你就覺得天吶三個小時的經歷,我竟然要用100年的時間來把它分散。

其實不管我們在角色當中到底要承擔着什麼,但是有太多太多人穿梭、來去自如,所以有時候我們對於他們的建議,以及他們留下了很多的足跡跟刻痕,其實不要太在意,因爲這個刻痕都不會太深,就好像在沙子上面的腳印一樣抹一抹就不見了,所以不要因應別人駐足你的生命而起舞,也不要因爲別人在你生命當中的一陣灰或者是一陣風沙,讓你所有的計劃跟所有的建築而改變,生命中本來就有很多無端去穿越別人國界的人,穿越邊界的人本來就有是有這麼多這麼多,有時候我們會覺得有一種被侵犯的感覺,那我會真的鼓勵大家,就讓大家穿來穿去吧,你就讓自己彷彿是一個隱形的國度,你講我聽,我聽也沒有聽進去,我也留不下任何的痕跡,微笑以對,微笑的把你送走,如果我們真的要去迴應,你就會發現你的人生會四不像,因爲東說一個,西說一個,你爲這個捏塑一個,爲那個打造一個,你就會越來越不像你自己了。

享受陪伴,享受生命力
享受一幕幕的好風景

對於路人甲、乙的關注,對於他們的炫耀或是他們的哭窮,我們的一地雞毛,就是有人一直炫耀,有人一直哭窮,那一直炫耀的人,就是想要得到大家最大的羨慕跟注意,越是炫耀的人,越是想要得到這些注目的人,他越不會去幫助別人,所以有時候我們會喜歡拍馬屁,或者是扒着這些人不放,有時候去小學同學會,我們看到那個成就很好的,我們就會一直跟隨,你會發現成就很高的人或者是賺很多錢的人,就有好多人圍在他的周圍,但其實這樣的人是最難去幫助別人的,那不是一地雞毛,他是一毛不拔,他絕對很少很少去真正慷慨協助一個人。

對於一直哭窮的人,其實他只是想要握有最高的選擇權以及觀察權,當他一直哭窮的時候,他報憂不報喜,那他就是一個最大的弱者,這個最大的弱者,就容易取得最合理的資源,哪怕他不需要這些資源,他就把自己當一個受害者,所以在我們身邊的兄弟姐妹也好,或者是我們周圍所有的人也好,有人很喜歡當受害者,他永遠告訴你他沒賺錢,他永遠告訴你,他在這裏面被害的很慘,他永遠告訴你說做你的生意我都賠光了、做你的生意真不划算,可是他已經做了數十年了,怎麼可能不賺。對於這些兩極化非常炫耀又非常哭窮的人,其實我們要很清楚的知道,他們只是來我們的生命的花園當中去彰顯他的角色,他並沒有想要留下任何的東西,甚至他還想帶走他需要的一切。

不管是這樣的一地雞毛,或者是這麼討厭的穿越別人國度的人們,其實這些人、這些事情都不是你生命的重點,他也不是你這輩子來活到這把年紀該有的任務,我覺得我們要享受這一切、享受有人陪伴着我們、享受周圍有一地雞毛、享受周圍有人生、享受周圍有生命的力氣,就好像你回到家,你很寂寞的時候,你會不會把電視機開着,聽着新聞,聽着廣告,好像有人陪伴你一樣,他們不見得會爲我們帶來什麼,但是他們會好好的陪伴我們。

生命中,有時候生活是嚴峻的,這件事情並不是真的上刀山或是下火海,而是耐着性子去聽,聽不進去的事情,去看,看不下去的一切,並且告訴自己這是一幕一幕的好風景。

生活嚴峻,對錯難以分辨釐清
耐著性子感受一切來去才是重點

一地雞毛通常都是糾纏不清的事情,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你就是沒有辦法去理清誰對誰錯,但是這裏面誰都有委屈,誰在這件事情上面的都沒有佔上風,這些事情每一天都發生在我們的周圍,好比在一個家庭當中出錢還是出力?出力的人比較重要還是出錢的人比較慷慨?那麼出力的人就會覺得出錢的人都不負責任,出錢的人又覺得說這個事情如果沒有靠錢到底要怎麼解決?在生活裏面也有很多莫名其妙他要你幫他付個什麼費用,然後你又討不回來,如果在你的家族、家庭、周圍當中說:你幫我付一下,這個通常就是你也別想要回來了。

這種一地雞毛的事情特別特別的多,當你跟他要回來的時候,他會說:怎麼那麼計較?那時候我幫了你什麼,我可沒跟你算錢,這點小事、這點小錢,認真算起來,你這輩子欠我可多了….其實真的很難,很難理清誰對誰錯,而你這輩子到底真的有欠他多少嗎?很多時候見仁見智,那我們有時候也會覺得好像很多人要求人跟被求這件事情,其實就是這裏面瑣碎百分比很高的事情,有人拜託你幫忙找工作,就是你愛炫耀功成名就啊,對不對?只要回到家,村子裏面的人都希望你幫他的孩子找工作,但是你又很清楚,這個孩子其實能力不到位,你也沒有辦法幫他們找太好的工作,你又不好意思婉拒,或者你可能答應要幫人家買一張很好的票卷、很難買的票券,別人還覺得你很行,你怎麼一口答應還買的到?但他並不知道你也是排隊買的,而且你還是從清晨排到白天才買不到,他不知道原來你也要這樣去做,所以你可能安排了一個最適合他的位置,以及你能力可及能夠幫他爭取到的位置,可能是一個一級的或者二級的位置,對方又不滿意了,就覺得你看輕他、是不是瞧不起他。

其實有很多很多這種糾纏不清,你認真告訴他說你的能力、你的條件、你的資格只夠這個價錢的時候,你又不好說出口,因爲當你說出口的時候,這個過年過節可不得了了,一錠會從這個人的要求不得成變成家族彼此茶餘飯後彼此爭論、嫌棄的話題,所以不管是要你牽線找工作….等等,這些都是吃力不討好的,有的還借住就不走了,很多人都會說借住,我們有時候覺得要慷慨,借住個一兩晚,但是不是啊,他借住一兩個月,借住個一兩年,就是很難很難再去釐清這個地方到底是誰的地方,就好像我們租房子的時候,一租就是30年,租久了,人就會覺得這就是他的地方,錢也不能夠放在別人的口袋太久,比如說你跟他說1萬塊錢幫我先擱着,他下禮拜跟你講說該拿回去了,你就說不用不用,都先放在你那兒,我要用再跟你拿,當放久了,一開始他覺得是你的,一個禮拜,他還揪着心說這反正是你的,一個月之後,他心裏想着終究還是你的,但半年之後,他想既然你放在我這邊這麼久,我不差你一點錢,服務費應該是要算給我的吧,這一年、兩年之後,你再跟他要這個錢,他就覺得你不上道,怎麼現在跟我要這個錢。

少一點計較,感受人情的重量
拿掉計算,就能安撫彼此的心

其實這種情形也常發生在我們的婚姻當中,對不對呢?先生給太太一筆錢,先生說怎麼用光了?你不想你的襪子、你的領帶、你的生活三餐到底從哪裏來的?其實不管怎麼樣,你要避免這種事情,錢就不要放在別人的口袋裏面,借住借錢,有的人還要借人,對不對?就是你來幫我做個什麼事、你教鋼琴的,來教我女兒好不好、你是學這個的,你來幫我搞一下這個東西好不好、你學資訊工程的,我們家的電腦你來弄好不好、那個水電不行,你幫我拉一下,好不好、這個油漆脫落,你來處理一下,好不好,我們會覺得這個東西都是免費的,那你跟他說,好啊,可以呀,沒有問題,3000塊錢那完蛋了,這就是一地雞毛,你永遠糾纏不清,這裏面所有東西誰該做什麼、誰該怎麼樣,因爲你覺得這裏面有很多很多我們中國人講的這種化學效應、氣氛的問題會完全的被破壞。

有時候亞洲人就會有一種你破壞氣氛了,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你都沒有好好說,對不對?然後這種氣氛完全被你破壞掉了,哪怕你說的東西是對的,反正你破壞氣氛了。所以不管是借所有的一切借機器借設備,你都要告訴自己可能都不要想要回來了。人家跟你借個鍋子、借個烤箱,最好最希望從你這邊聽到的就是好用就留着用吧、這個不急着還啊,我需要的時候再跟你說,其實那個東西就等於送給他了。在我們身邊就是有這些你沒有辦法把它弄清楚、搞清楚,而且搞清楚之後只會氣氛更僵、只會大家感情更不好,那爲了這些事情你就會慢慢去感受到很多事情的不計較、很多事情的來來去去、送往迎來,很多事情是沒有辦法透過計算而去感受到人情重量的。

沾染「煙火氣」
感受腳大實地的心安

其實生命中的好日子,是從煙火中煙燻出來的,沾染了很多煙火氣味的生活,才會真正的有滋有味,有聲有色,沾染了煙火氣的生活,才會變得更生動,因爲人間的煙火最能夠安撫我們的心。

你喜歡住豪宅?還是喜歡住生活機能很好的這種適合你的煙火氣的地方?有銀行、早上有菜市場、有鄰居的喧譁、有車水馬龍的流動,在空氣當中可以聞得到每天的炸油條味、周圍有很多的超商、有24小時的豆漿店、有認識多年但是擺脫不了的鄰居、永遠就是爲了佔車位而產生很多的爭執,或是經常會聽見很多人在呼喊垃圾應該要怎麼做?或是里長伯每一次要大家共同的合作什麼樣的事情,有時候我們會覺得這些東西好像很Low,我覺得人在世界上當然需要很多獨處安靜的空間,就像一個真空的膠囊,所以我覺得偶爾的旅行真的是很不錯的。

但是生活在一個煙火氣很重的地方,你會感覺到那種腳踏實地讓人家心安的這種感覺,像我的一些學生,就會跟我講,說他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全家人要住在一起,我就會問他說現在沒有住在一起嗎?他說對呀,因爲從唸書的時候,爸爸做生意、媽媽怎麼樣,我們就四散各地,但是我們感情很好,我們的心願就是這輩子最後大家一定要住在一起,然後我就告訴他,有沒有可能就是因爲這樣分開感情才這麼好?也就是因爲這樣分開才能夠各自發展各自的人生,彼此還能夠各自的祝福,因爲距離夠遠,干涉不到,侵犯不到,沒有辦法穿越,也沒有辦法去攝入太多,也因爲這樣的距離,讓這個家庭本身最好的樣子展現出來了。

如果在我們人生當中有一些遺憾,就是家人的距離好像很遠,四散在全世界啊或者是臺灣各個地方,你都不要覺得有遺憾,因爲有時候最好的家庭長相可能就是需要這樣的距離制衡,我們才能夠發展出各自最棒的人生樣子出來。

其實有時候我們感情很好的時候,我們就會覺得爲什麼大家沒有辦法相聚?或者是大家相聚的很好的時候,偏偏兄弟姐妹就有一個人,永遠有很多很多事情必須要你去善後,不管你賺再怎麼多的錢,家裏總有一個兄弟姐妹,每一年就是會開口,惹很多的禍、做很多的事情需要大家一起去填補這個洞,有時候我們這些背後的一地雞毛是很難很難跟外人說清楚我們到底經歷了什麼,我們可能也會事業非常的成功,但是我們就是在這個這麼多成功的時候,身邊的大將就是會一個一個的離開你,或者是我們遇到可能業績很好的那個月,剛好有員工要離職,就會剛好要失去某個人,我們總是在最好的時候遇到最壞,或是在最旺盛的時候,遇到一個東西就是留都留不住、這個洞怎麼樣補都補不住,我們都希望一切都是100%、500%的好,我們不希望這裏面有很多的陰陽、有很多的兩極、有很多好像就是一明一暗的所有一切。

接受一切合理的存在
活出有滋有味的幸福人生

我們有時候就會覺得說是不是應該要想辦法去處理或者解決?好比全家人家住在一起,好比員工我要怎麼樣去告訴他你要留下來,或者是我要怎麼樣去招募更多新的人,有時候我們可能在很順心的時候,最討厭這些搗蛋的事情就又會出現,那很多人就會告訴你這就是平衡,我們有一德的時候必有一失,我們在最好的時候也要看到另外一面最壞的時候,但是我覺得我們也許可以試試看一個更不一樣的思維。

我覺得最好最壞都接受,這是一個很好的修養,但是我覺得有一個還不錯的思維,就是一切都是合理的存在,這些都是合理,它本來就在,它不是因爲有的最好才有的最壞,它其實本來就在,就是因爲你的能量推到最好,才有機會看到最壞,所有一切都是存在的,只是你在什麼樣的程度,你就看見什麼樣的事情,在你的生命中,你可以忍受一地的煙火氣、一地的雞毛,一定是你知道這裏面的有滋有味到底是什麼,你一定知道這裏面最珍貴的是什麼,你一定也享受了這裏面的我們不知道的幸福,風花雪月的日子固然讓人很嚮往,但是柴米油鹽的平凡生活是不是可以更讓我們心安呢?也許我們背後就是這麼多串粽子的一切,但是它不影響你得到幸福的權利哦,每個人都要幸福哦!

👉👉👉前往Emily老師的快樂芬多精Youtube頻道收看完整節目內容  

掌握Emily老師最新訊息

 認識Emily老師

Scroll to top
Call Now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