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老師「戀戀好時光」節目-2022/1/22-瘋狂邊緣

收聽完整節目請至[Emily老師的快樂芬多精Youtube頻道]

在我們身邊,有沒有一種值得你同情也會希望你幫助的人?這樣的人用什麼樣的姿態走進你的生命當中?但是在跟他相處的過程當中,你彷彿經歷了一場狂風暴雨,這樣行走在瘋狂邊緣的人,他們的心裡,他們的人生到底要經歷什麼?

經常性預設事情負面的結果
讓焦慮、害怕主導了自己的行為、決定

我們身邊有時候會出現一種人,我有時候覺得這樣的人來自於一個很特別的星球,因爲我發現他們非常非常不適應地球很多很多的事情。

什麼樣的星球?假設我們在一個星球當中,你努力種植的植物它永遠只活一天,所有你需要吃的,吃的飽的這些能量、這些糧食,它都只夠用一天,不管你累積多少,它明天就會歸零。如果你活在一個叫做沒有永恆的星球,沒有累積的星球,那你會怎麼樣過你的每一天?我覺得人會陷入一個非常高度的焦慮,因爲他知道所有的事情都不會是永恆的,哪怕他再怎麼努力,再怎麼挽留,再花更大的力氣想要他停留久一點,他心中總是知道這件事情遲早會破滅,遲早會撕裂,遲早會破局。

我們會發現在行爲上他非常非常的努力,付出也很多,但是在心裡設定當中,他始終覺得這件事情是不會永久的,所以在這件事情還沒有發生,或者是根本也不會發生的時候,他很快的就用他的手親手去結束這一切。有時候我們談一段感情,建立一段關係,我們可能知道這段關係沒有結局,儘管感情可能沒有盡頭。於是你自己因爲在害怕跟高度焦慮的過程當中,你就用很快的速度親手解決了他、結束了他。你很怕那一天到來,因爲很怕那一天到來,所以你就很快的用自己的行爲跟自己的決定盡快的結束這一切,避免自己承受一個更大的痛苦。

如果我們來自於一個沒有永恆的星球,沒有累積的星球,我們在對這輩子很多很多的事情當中,都會充滿了很多的這種期待很高,但是永遠在失望的狀態,付出很多,但是永遠在一個被懲罰歸零的狀態。每當早上醒來,所有一切都不見了,所以他們很害怕不見,很害怕失去,很害怕所有一切事情的生變,哪怕是一點點小小的變化,他都會覺得非常的警惕,也會豎起高度的警覺,他覺得與其讓別人來解決我不如我來解決你,與其讓老天爺讓這件事情逐步的走向盡頭,不如我自己趕快結束這段關係,自己讓這個局儘快的去破裂。

什麼時候人會在瘋狂邊緣遊走?

我們身邊有時候會出現像這樣的人。我們有時候會不知道怎麼跟他們相處,甚至有時候我們會覺得他們是行走在瘋狂邊緣的人。那這樣的人在一開始的時候,他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接近我們,走進我們的生命,以及我們如何走進他的生命?

可能你會發現其實他們總是一開始的時候以強者的姿態出現,這個強者的姿態指的是其實很多事情他都付出很多的努力,所以在社會的角色、社會的結構當中,他們很可能是金字塔頂端,在一個公司的組織裡面,也可能是高官,甚至是老闆,或者是任何一個總裁,任何一個最高端的領導人。這種強者之姿,他們對很多事情,他在瘋狂邊緣的性格當中,他會做到非常非常非常的極致,也讓他們這輩子在地球上面很多角色,都是放在這個地方的角色。那麼當一個人以強者之姿出現的時候,在你面前卻能夠展現他的脆弱的一面,有時候我們就會走進這個圈套,我們就會走進這個陷阱,因爲他讓我們感覺自己變得獨特,也讓我們覺得非常的honor能夠來協助他,成爲一個最厲害、最棒的拯救者。

如果一個人以強者之姿出現在你面前,卻展現了他最大的脆弱,你是不是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我怎麼會被他看上?被他看上,我是不是一個值得能夠被他尊敬的人?我是不是也被他凸顯了我的獨特性?那個時候你會很開心,自己因爲有了這段關係而讓自己變得更不同了。

拯救者與陪伴者只有一線之隔

當一個拯救者跟當一個陪伴者最大的不同,就是拯救者的眼中看下去、看過去,全部都是值得改善的地方。那麼陪伴者就會容許這個人以各種姿態合理的存在着,行走在瘋狂邊緣的人他需要的是陪伴,不是拯救。

一個沒有辦法經歷永恆的人,一個經常要去面對所有一切都必須歸零、從頭開始的人,在他的生命當中一定經常遇到很多很多的變數,很多穩定的一切生變的過程會是突然發生的,很多讓他無法抵擋的,他經常會在這種狀況之下非常的手足無措,但是也養成了他習慣性備戰的狀態跟好戰的狀態,以及非常善戰的狀態。

我們可以感覺一下、想像一下,一個人一天經歷了一生的極致之後,隔天早上起來他是不是就是拖着疲憊的身軀。他又要從頭開始,所有的備戰、好戰跟善戰他是非常非常習慣的。所以當一個行走在瘋狂邊緣的人,而他又是強者之姿出現在你面前,在他跌落谷底的時候,在他遇到困難的時候,或者在他脆弱的時候,你進入了他的生命,有時候我們就會很想要去拯救他,很想去幫助他。

可是當一個拯救者眼中望過去的,可能都是他必須要改善的地方,他必須要改進的地方,或是很多他不夠好的地方,或是你可能會覺得他再怎麼樣其實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或者就度過這個難關了,或者是就更上一層樓了。

拯救者V.S.陪伴者
那些行走在瘋狂邊緣的人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當我們對這樣的人去灌輸、告訴他、建議他可以這麼做的時候,其實他們都會非常非常的痛苦。

第一個他會讓你感受到,就是我在這一天當中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了,到目前爲止我已經用盡我所有的極致了,你怎麼還會說我不夠好。

第二個就是他很快的在經歷這種第二天重來,這種備戰、好戰跟善戰的狀態,他是比你更拿手,所以他會覺得你很多的建議根本對他是沒有用的,甚至很多你拯救他的方式它會嗤之以鼻,而且在他所有豐富的經驗當中,你算是一個在經驗裡面相對匱乏跟相對貧乏的人,所以你給他的任何建議在一開始也許有安慰作用,那麼接下來這個建議就會越來越刺耳,然後越來越否定他,他會感覺越來越不舒服。

有時候我們在這個階段,我們會搞不清楚他到底需要我們什麼,你會不知道該怎麼做。有時候你會覺得自己明明說的是對的,出發點都是沒有問題的,你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但是他在整個過程當中,他的眼神以及他所有的接受態度上面都會覺得你極度的否定他。有時候可能我們在這樣的階段,在這個狀況之下,我們會覺得說難道我必須要拍馬屁嗎?必須要捧着你嗎?難道我要像你旁邊的人用盡所有的方法取悅你、討好你,讓你心情快樂開心嗎?你不是要變得更好嗎?你爲什麼聽不進去我的建議?

行走在瘋狂邊緣的人需要的不是拯救
而是真真實實的陪伴

行走在瘋狂邊緣的人,他真的需要的不是拯救者。他真正需要的就是一個陪伴者,他需要你的陪伴,他需要你的聆聽,然後他需要你去肯定跟支持他所有的努力,他不見得做得對,但是他會需要這些。這些努力其實是得到一個很高度的肯定的,那麼相對的你可能會做不到,因爲你知道這些方法其實都是沒有用的,但是你不知道爲什麼他只能反覆的做這些事情,而且你會覺得非常的愚笨、固執,爲什麼覺得只能夠這樣子做?爲什麼不改一下就好了?

如果我們從小到大就被設定一個所有的好、所有的壞都只集中在短暫的時間,很快它就會消失,你不相信有明天,你不相信有永遠,你不相信有永恆的時候,那麼這些改善、這些所有一切,他就不會覺得我要往長遠的方向去思考、去想,他只會覺得我今天用盡所有力氣得到卻是一個最大的否定。

在這個階段我們可能會不知道怎麼跟他相處,如果我們對他沒有任何的索求,如果你自己也不會在他身上有任何想要得到的東西,那我們就不要去證明我們對他是一個極大的拯救者,你何不陪伴就好了?陪伴才是他最需要的一個夥伴。

當一個人身邊出現的是無慾無求的人,但他又不相信你是無慾無求的,你就會發現他的心中極度的擺盪,極度的不穩定。我們沒有辦法在這樣的人身上去找到自己的價值,你可能也會被這樣的人困住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有很多事情要看開一點,他也許就是你生命當中駐足的一個過客,你就是點頭微笑,這個就是你最好的回應。

生命中有希望
就有能力跨越變數、面對失望

如果我們住在一個星球,這個星球每一次、每一round都只有一天的時間,這一天當中,你做任何事情都會成真,每一天都會有一次的火山爆發,在這一天結束的那一刻。當火山爆發的時候,一切就歸於零,所有一切都化爲灰燼。那個時候的你,會怎麼去看待所努力的這一切?隔天早上你再起來的時候,你要如何去面對接下來的每一天?

雖然是美好的時光,可是有時候我們分享到一些很特別的議題,或是這些在我們身邊出現的人的時候,我們就是覺得很感傷,我們發現原來我們經常鼓勵別人要有希望,因爲有希望就有所有的可能性,想要有理想、想要有抱負,我們才發現原來有希望這件事情是多麼棒的一件禮物。

很多人身上是從來不會也不敢有希望的,因爲他們知道沒有希望這件事情就像當火山爆發的那一刻,一切就這樣了,而這每一天可能都要再重複一次。對這樣的人而言,每一段時間就要歸零,每一段時間所有的局就化爲灰燼,所有他經營的關係、所有他曾經抱有希望的憧憬的,每一個他努力過的、期待過的所有一切都會變成零。我們覺得這樣的人他要如何去經歷這樣的一個變動變數?他如何再度的相信?他要如何去信任他身邊的每一個所謂的穩定、所謂的永遠、所謂的長長久久?

越迅速建立的關係越容易瓦解

當我們發現這樣的人在我們身邊出現的時候,也許我們可能會用一種拯救者的姿態,但是卻讓他們變得更防備,甚至覺得自己不被認同,甚至跟你開始產生了很大的對抗。因爲他不對抗是不行的,他只有短暫的時間去把自己救回來,或是讓自己站穩住腳跟,或是在僅有的一點點小小的尊嚴當中,僅剩的一點點的自尊當中去得到一點點的安慰,得到一點點的保護。

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當中,我們發現他很快就會很想要跟我們發展出一種很麻吉的關係、很buddy的關係。這種關係會讓他覺得很棒,就是開始進入一段很成熟、很穩定、很永遠的,但是其實這種穩定跟永遠你仔細去回想,真的存在的時間也真的不長,可能就只有一、兩個禮拜的時間,但是好的時候速度非常快,進入的速度非常快,好的程度也很容易建立,在短暫的時間進入很深的深度,你會發現你們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然後變得這麼麻吉。很多東西都可以互相,互相交換祕密、互相交換很多不爲人知以及無法爲人知的背後的故事。你就會覺得說你跟他真的是無所不通,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這麼好的你,你也好不容易進入一個你從來不知道的世界。

我們跟這樣的人在相處的過程當中,其實一開始不會戰戰兢兢,你是受寵若驚的。但是他有一個很特別的關鍵,就是他會想進入你的生命、生活中,可是他從來不會邀請你進入他的生命中,這是一個很特別的關鍵。我們會發現他不會邀請你進入他的生活、生命中很多的事情,但是他會想要參與你的生活、你的生命,想要了解你在做什麼,瞭解你是怎麼做到的,瞭解你這一切是怎麼得到的,瞭解你到底在玩什麼樣的遊戲規則,瞭解你的每一個過程。

所以在進入你的世界、你的生活的時候,你會感覺好像他可以成爲你的合作伙伴,所以經常在某一個階段他會成爲你的合作伙伴,你會邀請他參與,然後在參與的過程當中,他也抱着很大的希望跟期待,但是很快就破局了。大家會發現破局真正的原因就是他會開始指控你,甚至會覺得你欺騙他,他會覺得可能很多東西不是他想的那樣,你也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種人,所以一切的事情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得到,所以他覺得一定有鬼,但是這個鬼一定是從你身上出現的,所以你會發現他翻臉的速度非常的快。

充滿駕馭、控制的關係不會長久

有時候我們真的不知道,應該只是一味的吹捧他,還是要真的給他高度的肯定?但是一旦你跟他成爲合作關係、合作伙伴,他對於所有的利益,他會不會吃虧?你有沒有佔他便宜?以及所有的付出,他又非常非常的小氣、非常的吝嗇,你會感覺這一切太奇怪了,他到底想要跟你建立什麼樣的關係?爲什麼他會這麼小心的防備你?

這樣的合作伙伴其實只是他的一個伎倆,因爲他通過這樣的方式想要把你埋進他的生活裡面,他想要控制、駕馭,讓自己可以成爲你生命當中一個更大的資助者,而你成爲他一個更好的配備。

他開始進入你的生命或者生活或者是工作的範圍當中的時候,你會發現他開始有一個很特別的逼迫的行爲,逼什麼?逼你改變遊戲規則,逼你接受他的方式,逼你爲他量身定做,逼你去做很多過去你不曾做過的很多的事情。其實他想要駕馭,想要佔有,他想要你成爲他的一部分,他想要你成爲他生命中最高的分數。

親情、手足、童年的不穩定
導致無法輕易相信他人以及自己

所有的遇見都是最好的安排。爲什麼我們會吸引這些行走在瘋狂邊緣的人找上我們?一定是我們有一種特殊的能力能夠讓他們變成正常的人,但是沒有想到自己最後都快要被他們弄瘋了,你說是嗎?

行走在瘋狂邊緣的人,我們發現他們經常都是能力很優秀的人,他們到底爲什麼行走在瘋狂的邊緣,這裡面有許許多多的他們彼此的共同點。我們發現他們經常都是自己一個人長大的,也就是其實在他的生命當中,本來對一個孩子很穩定的一切對他是不穩定的,好比穩定的父母關係、穩定的家庭關係、穩定的所有的這種兄弟姐妹的關係,我們發現這些我們很自然而然的穩定,對他而言是經常充滿變數的。

另外一個就是扭曲的關係,除了不穩定之外,還有一些關係好比有些關係是非常直接的,可能是親情的關係會被扭曲成愛情,或者是手足之間的關係,會被扭曲成一種侵犯的關係。我們發現在他生命當中有太多扭曲的關係,讓他覺得他不知道什麼叫做安全,他也沒有辦法去信任一個他非常尊敬的人,或者是他非常依賴人,或者是他覺得可能在他身邊就有安全感的人,他沒有辦法。

另外一個就是他在成長過程當中,經歷一種被迫要去放棄他自己的這個過程,被迫放棄自己,他可能有一個正要長出來的自己,或者是自己真的很想要去發展出來的自己,但是在這個環境當中,他不被允許去做這樣的事情,所以他可能就是在某一些面具或者是某一些角色當中,他必須要非常虛假的去扮演好這些角色。他通常都會給自己一個很大的使命感,告訴自己我是爲了家族,我是爲了什麼去承擔這些,然後通常都是這個是家族裡面一個很重要的使命。

有時候我們當一個陪伴者或是當一個拯救者的時候,我們會鼓勵他走出自己的圈圈,你會發現他好像也很想要走出來,所以你就花很大力氣,激勵他或者是給他很多方向感,跟幫他鋪成很多路,可是到最後他可能會氣你、會怪你,或是遷怒於你。因爲你最後會發現原來他是懦弱的,他其實根本走不出這個圈子,他也不想走出這個圈子,並且他認爲去承擔這種家族的重責大任,是沒有辦法避開的,沒有辦法逃跑的,沒辦法輕易的就拋棄的這些東西。反正是他熱愛的,反正是他需要的,只是他口中假裝自己告訴自己說我不想要這個東西。這是非常非常典型的,面具戴久了就會長到臉上,他也會認爲自己可能必須要依賴這個,他才能夠生存的更好,活的更好一點。

別讓嫉妒、羨慕成為致命吸引力
讓自己成為能使願望成真的許願池

我們在跟這樣的人相處的過程當中,爲什麼我們剛剛提到所有的遇見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們會吸引這樣的人。通常都是這樣的人,他認爲這輩子不可能的事情在我們身上他都看見,或者是他覺得不會發生的事情怎麼在我們身上都會發生,或者他覺得他不相信的事情在我們身上都可以成真,甚至他覺得他要不到的東西怎麼在我們身上都可以合理、這麼容易跟輕易的就存在着。

這些東西包含什麼?比如說他要追求一段永恆的、堅定的愛情關係,怎麼我們輕易的就可以得到愛情。你這種尊敬,我得花多大努力才能夠得到別人的尊敬,爲什麼你的身上這麼容易就有這麼多的粉絲,這麼多人追隨你。爲什麼你做很多事情都是點石成金,我得花這麼大的金錢,我得收買這麼多人,我都還不見得做得成,但是怎麼你輕而易舉就就把這個東西給做出來。他會發現在我們身上好像有這種魔力,有這種能力,讓他覺得充滿希望,所以一開始他會接近你,最重要的是你是一個許願池,好像你可以完整或者是圓滿他很多很多的事情。 當他進一步的想要去佔有你,想要讓你成爲他的配備的過程當中,你當然就會開始抵抗,因爲你會覺得我沒有辦法爲你改變規則,我沒有辦法量身定做的服務,我這輩子不能夠只爲你一個人活着。通常我們都是因爲這樣的原因必須要去疏離他、疏遠他,必須要去離開他,我沒有辦法這輩子只服務你一個人。行走在瘋狂邊緣的這些高端的領導人,或是這些金字塔頂端的人,他就希望你這輩子只服務他一個人。

真誠,就是身處瘋狂的邊緣的救命繩

我們不是要告訴大家你如何相處,或是如何去判別,其實是我們要理解這樣的人他活在什麼樣的高度焦慮當中,所有一切反覆、重複。我們想一想,每天早上我們都要遇到這種歸零的過程,可是我們會一直老,我們不是隔天早上起來又是12歲,我們是今天12歲,明天起來就是24歲,然後是36歲,越來越老。你會不會越老越絕望?越活越絕望?會的,而且一切都持續在一種回到零的狀態。多理解這樣的人,多清楚一下他們真正需要的就只是一般的陪伴。

最好的方式就是say hi,然後分享彼此最容易分享的一切。至於要不要進入彼此的生活,你永遠要記得你們行走在不同的星球,行走在不同的軌道,永遠都不會有交集。

所有的遇見都是最好的安排,對於一個喜歡當英雄、當拯救者的人,我們需要學會的是什麼?學會的就是所有的一切,你不用花那麼大的力氣想要去扭轉改變,我們要練習跟路人打招呼就好了,讓路人心情愉快,這樣就可以了。

Scroll to top
Call Now Button